苦杏仁味的玫瑰

作者:周嘉煌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13日
 

浪漫很吝啬。我们的爱情,有公园,长裙和夏夜。但是,在那个被文学被历史被地理学家都时常淡忘了的拉丁美洲,那些可怜人直到发现了恋人坟堆上的深红色小花,他们才突然领悟玫瑰暗示了什么。这些人的爱情是在霍乱中撞见的,他们在膨胀的尸体旁接吻,在共和党与保守党大杀特杀的时候飞鸽传书,最后又在下水道上的小屋里结合,从此他们人生里仅有的热闹翻页了,患上爱情的霍乱,然后重复祖辈的百年孤独。

我以为写出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的作者肯定有多情的双眼,或者有《百年孤独》里那样病态又坚毅的面容。但是百度的照片让我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个猥琐老大叔,甚至怀疑编辑百度百科的人传错了照片。诺贝尔文学奖自来就两极分化,名不经传的小喽喽凭借它一夜成名,但恰当的时候,一些人的获奖又必将使该奖的声誉有所恢复。马尔克斯必定属于后者。

他的一生写一套三部曲都绰绰有余,听着老祖母信口胡扯的神话故事度过童年,和马克思一样年轻的时候就被祖国赶出家门,流浪欧洲,和古巴男神卡斯特罗成了兄弟,但是又拒绝成为共产党,晚年撂狠话几百年都不会给中国出版权,最后又在老年痴呆中延续了最后的孤独。

孔子说过,诗三百,可以一言蔽之。必须承认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,只不过是一次持续了半个世纪的三角恋。但是读好书必定有收获,这本书倒掉了我从前深谙于心的许多心灵鸡汤。

作为“20世界最伟大的爱情小说,书里穷尽了一切爱情的可能,忠贞,粗暴,短暂,死生相依……我隐约明白了白爱情为什么突然被摆上这样的高度,被国家赶走,战争换了政党,又不可避免的患上家族遗传病,马尔克斯明白一切都会改变,所有的现实都不靠谱,今日覆灭的明早又换种方式重燃――在这走马灯的变换里,只有心继续不紧不慢的跳动,把心脏剖开,当年的人也好端端的站在蓝天白云下。

年轻的人看这本书肯定诅咒马尔克斯的变态。爱情没错,背景却是霍乱,尸体和垃圾堆,说不清原因的战争把这个小城最后的亮点也全部炸碎。爱情就是霍乱,所以男主的母亲在弥留之际,对身体健康的儿子说你此生唯一得过的病就是霍乱!她说出这句话是因为伤心到了极点,作为人母必定无可厚非。但是她未必明白这也是儿子毕生的幸运――被发酵的爱情早就超越了爱情自身,幸福的人升级为亲情,不幸的人也得到了信仰。长达半个世纪的老光棍,还是用别的办法证明了自己。

霍乱是场爱情病:男主与心爱的姑娘互写上万封信,违背家长私定终身。终于能面对面了,却仅仅因为他又瘦又矮!心上人便说了结束语:别这样,都忘了吧!

自然没有忘,只是男主的生活变了,扶摇而上的成功,逐渐步入老年,以及坚定的心和眼睛。因为信仰的存在,人生成功击退了旷世的孤独。

这长长的爱情小说,就在苦杏仁味中开始。那是剧毒物氢氰酸的味道,故事里情场失意的年轻人经常用它了却生命。讽刺的是,一生不懂浪漫的年轻人,后来又沉醉于恋人坟前妖艳的玫瑰――像是看电影走错了片场,一切都慢了好几拍。

爱情的结束不一定就是死亡,高烧也会有退去的一天,关键是要带着疤痕砥砺前行。人生是从孤独到孤独,心安在,才无所畏惧,相爱也是一种信仰。

带着苦杏仁味的玫瑰,用青春去相爱,用青春去信仰。

编辑:邱红艳

张哲舒

校对:王林娟

责任编辑:罗树新


上一篇:流兮无痕[ 06-13 ] 下一篇:无言的大学[ 06-15 ]

地址: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邮政编码:163319
版权所有: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
黑 ICP 备13001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