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兮无痕

作者:李庆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13日
 

时过境迁,流兮无痕,过客如云烟,岁已不在当年。

几经起落周转,我从南疆来到了北国,这天儿可真的不一样,映入眼帘的就是冷,除了上课,没人在路上,连湖都冻成一体。这样的大周末也就只有我漫步在安静的校园里,树叶早就掉了,草地早已沉寂在冬季之中,现在最有生命力的该是这吹了歇,歇了又吹的风了。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回忆从前,想想这些年的冉冉时光,在匆匆与回缓中,我都看见了我的看见,听见了我的听见。当初的我是信命的,认为轨迹是跳不出的一条线,风往哪儿吹,又弄疼了谁的脸,这都是这条线上的结,可后来,好多的琐事、纠纷在指明,老天爷有那个闲工夫时时看着你吗?像你一样的还有很多,这么多个你那该要多少双眼睛啊,看见的与感知到的又是谁给你决定的呢,我们是我们还是我们已然不是我们……好像走不通啊,当心里想的东西都不是你想的而是别人让你想的,别人强加在你的脑子里的,啊!那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,凭什么让你我还活着,我们自己不就是成了上帝的一部分吗?上帝自己和自己玩了这么多年啊?后来我就不信了。

在新的思想的指引下,我又过了这么些年。还记得是初中吧,那时是真的天真烂漫啊,那时是真的啥都没有,又啥都有的年纪,小孩儿嘛,有的是满脑子的天马行空,有的是花不完是无忧岁月。那时的课本可难不倒我,在贪玩之余还是记得好好学习的。高中最磨人的了,也是想得最多的年纪,在了解了一点现实却又对什么都懵懂模糊的时候也是最难熬的。各方的压力可是真的能压垮一个人。慢慢地,思想就被打败了,在很多次的站起来和倒下去的恶性循环中,我相信了这一个或许不该是我的,没错,是不该,这种思想是会蔓延的,很快就发现另一个也不该是我的,那真的不该是你的吗?那什么是我的?好长时间之后,我发现我是多余的,没什么是我的。这时我紧醒了,现在想想还真是可怕啊。蹁跹岁月走到这儿,期间如流水,跑过了宽阔平原,又走过了嶙峋山间,留下了什么呢?我觉得自己一路很富传奇色彩,可好多人走了这样的路呀,说到底,大家基本都差不多从小走了一样的路,如果不像注定的那样,我们又不一样在哪儿?仿佛又回到了思想的起点。冻僵的空气撞在我的脸上,湖边的水被冻得起不了波澜,过去一切的痕迹都被磨掉了,不会有人再出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这个湖面荡起了一片好美丽好美丽的水花。

没人知道,那出现的意义呢?我迷糊了,哎,突然天地间孤独得只剩我一个人了。我来这儿,是为了什么呢?学校这么多人,来自天南海北,我是他们中的一个,有什么不一样呢?空旷的场地里更空旷了,没有枝叶的树在瑟瑟发抖,像昨天一样,可能说它是昨天的树吗?不是吗?是吗?能说它不是它,而是旁边的另一棵吗?它们也差不多呀,可它就是它呀,没有它就没有了。对啊,人也一样,我就是我,无可替代,走过的,想过的我知道,别人谁都没看见,就算看见了也没有经历过,就算经历了也不能感受我感受到的。我独一无二,真的流兮无痕吗?痕在我心啊。

改变在我,我在这个世界,我影响着周围,点连线,这条线是我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呀,现在的平凡是现在,较之过去改变了,未来在脚下走着,线动成面就是我们该留的痕迹,努力向前是永恒不变的生命意义。

编辑:邱红艳

张哲舒

校对:王林娟

责任编辑:罗树新


上一篇:《赠友人》[ 05-21 ] 下一篇:苦杏仁味的玫瑰[ 06-13 ]

地址: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邮政编码:163319
版权所有: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
黑 ICP 备13001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