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庭梨花落,寂寂终成歌

作者:丁瑞欣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8年05月21日
 

    半卷诗书,寂寂史册,就着绵密无声的尘埃在千年的时光里就那么一躺,再不记将来,不念过往,以最安静的姿态沉睡着,任人端详。

慵懒的日头冲它眨了眨眼悄悄跳下了纱窗,月光忽觉一室寂寥,转了个圈儿就满了屋角檐梢。那君王的宏图霸业,在折戟沉沙间云散烟消。

你就这样泪流满面地醒来,在三月微醺的梨花风里缄默,等待。用长久的沉淀酝酿,蘸着人间墨色,尘世苍凉,无言地诉说着那故事里的一段怅惘。

汉有长乐未央,与生俱来都是温暖明亮,广袖长舒,九曲回廊,亦是世间无数女子的向往。他要做他的千古帝王,故用金屋藏娇把她的年华埋葬。笙歌尽头,烟雨微茫,当初谁都没有想到,那轻许下的天地浩大、一世繁华,竟要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。昔日誓言,转瞬成空。她方知这锦绣江山,巍巍宫廷是梦亦是笼,织梦成笼,慢慢融入血脉之中,锁住自己和别人,再也无法挣脱的一生。

春花碧草,鸟鸣声声,岁月更迭终会逼着人走出年少无知的懵懂。十里红妆曾黯淡了长安城,言笑晏晏间恩怨却又多了几层。原来从一开始,他和她之间隔的就是水复山重。那些曾经一伸手就能碰到的胭脂花红,是瑶华深处的一场空等。

她以为他是她可停靠的岸,殊不知他最想要的是江山,那一幅旖旎的画卷载了弱水三千。有女子耳边呢喃,语温声软,轻易就红了她的眼。

星河山月,红尘万丈,他都要用她来换。不能割舍的重,又是相较而言微不足道的轻。长门为牢,还君江山。她此后在这里把大汉的每一个长夜望穿,夏荷雨声,秋水梧桐,无人再等。

空庭春晚,梨花落尽,那里,是锁住她的长门,再也化不开的爱与恨。可是她不知道,他明明江山已到手,愈演愈烈的,是那钝钝的痛和伤悲。史诗无言却是落笔太狠,就这样让彼此,永远地失去一个人。

时光成灰,梨花开了千年又是一场醉。庭院春深,咫尺画堂,帘后的女子心事浓得仿佛时光都静止在她身上,恍惚中有人问:你在等谁。

女子怔怔地望着入目的梨花,轻启朱唇,似用尽一生的力量,道出那样的字句。

她从未连名带姓地念他的名字,可她只有以如此的方式才能让思念反复在唇齿间游弋,直到心中,否则,她怕时光模糊了他的身影,他的笑容。以后那么漫长的岁月,她要如何爱他,爱到梨花落尽,江山穷,年复一年春水生,春林盛。

他用此生不复相见,换来护佑她一生平安。他有他的金戈铁马,可刚强之下亦有柔肠,百转千回,她好好活着就是他最大的愿望。那些慈悲隐忍,爱而不得,让她甘愿于此困囿一生,不盼,不怨,只留给自己比岁月还长的怀念。

何须飘洒湿芳心,粉面琳琅如泪注。

你看春风过尽了,梨花也落尽了,她还唱着那首未完的歌。千山暮雪,万里层云,宫门相隔,只影漂泊。在锦年里藏进一生的思念和眼泪,四散,纷飞。

从汉到清,起起落落几番相逢,故事在沉睡中醒,在风雨里惊。恍恍惚惚,迷迷蒙蒙,爱恨从来不曾停。每一个黄昏日落,每一个黎明初升,春去秋来梨花又落了几层。有人还在等,明知不可等地等。

等时光蹉跎,山河落寞。等交颈鸳鸯,不诉离殇。等燕子回时满旧堂,故人往事俏模样。可悠悠岁月,寂寂而过,终成悲歌。

独留你用一场永久的沉默来记得,春夜雨潺潺,梨花似雪染白了流年。千重宫殿,相思成海,无人管。冷清祭奠,那隔世风光里鲜衣怒马的少年。

 

编辑:史文彬

张哲舒

校对:王林娟

责任编辑:罗树新

 

 

 


上一篇:读《忏悔录》有感[ 05-09 ] 下一篇:《赠友人》[ 05-21 ]

地址: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邮政编码:163319
版权所有: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
黑 ICP 备13001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