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雨

作者:邱红艳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28日
 

春从何处来?

――题记

这儿的十级大风像下着刀子雨,好不容易熬过冬天,春天却迟迟不肯来。

我经常问当地的朋友:春天究竟什么时候到?她怎么好像被人拐跑了呢?我内心是十分渴望她的到来咧。雪水化后滋润了苍黄色土地与行人道两旁的光杆司令,那个间隔稀疏,瘦的不及我胳膊的光溜溜的柳树们,也不像冬天那样瑟瑟发抖了,但有时还会随风飘舞,是的,这儿的风柔和了许多。

最变化无常的是天气,上午是晴空万里,下午却是乌云密布,整个天昏下来了风又卷着沙土刮起来了,很明显这是要下雨的节奏。第二天早上从寝室出发,路面有些许水洼,干燥的空气被润湿夹杂着泥土吸进肺里感到欣喜。听室友说昨天凌晨下大雨了,雨声霹雳拍啦的,嘿嘿,要不是我睡着了,肯定会起来听听雨声,南方的雨声是淅沥淅沥的,但我相信春雨是不分南北的,它们都很可爱: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是它们一贯的作风。早上还飘着小雨,俗话说春雨贵如油兴许我淋淋还能长个呢!图书馆前被焚烧的草地,草灰被雨水沾湿,黑色的土地上也冒出嫩绿的细芽儿,春天或许到了。

最先开的花是迎春,黄黄的小骨朵,一咕噜窜儿在阳光的照射下。我依稀记得小学课本上的迎春是有绿叶的,连花都比眼前的大几倍,听朋友说它就是迎春并且是先开花后长叶的,哦,世上居然有这么神奇的花。上学的路上你会看见柳树吐苞后抽出新芽儿,它们换上嫩绿的新衣高兴地扭动着细软的腰肢,小草们也不玩捉迷藏了,识趣儿地钻出地面。还有那些枯干的树丛上面突然冒出花骨朵,也有的开着一簇簇的花儿,我说不上来它们的名字,但觉得它们似曾相识。是的,家乡的,儿时的,攀爬过的,春天采摘回家插进花瓶的……突然喜欢上北方的春天了,经过冰雪的冬季,经过无限困乏的期待,一场春雨,在神话般的夜里,爆开了无数蓓蕾,点缀得人间处处是春。

看来春雨从来不会吝啬,春天也从来不会迟到,健壮的青年啊,诗酒趁年华,去奋力追梦吧!

 

编辑:邱红艳

崔明阳

校对:王林娟

责任编辑:罗树新

 
 
 
 

上一篇:面带微笑,走向春天[ 04-26 ] 下一篇:城游记[ 04-28 ]

地址: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邮政编码:163319
版权所有: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
黑 ICP 备1300143